周末荐读:祝你能爱上一个人

摘要: 走心了

10-01 13:57 首页 中欧基金

推荐一篇读着很轻松很享受的文字,它还有个很好的标题:祝你爱上一个人!

 

“祝你爱上一个人!”这真是一个美好的祝福,这篇文字来自一位名叫Jane简安的女生,文字写的时候是2014年,现在看来也一样享受。



如果你错过了情人节,就请收下这美好的祝福吧!

 

昨晚观《来自星星的你》有感,我在朋友圈感了个叹:“爱不爱,其实就是想像一下。哪怕想像一下TA跟别人在厨房一起洗个菜或者在沙发上一起吃个橘子,就会嫉妒到发抖,能狂躁地捏碎水杯。至于TA余生要跟别人一起过,你自己是独过,是打起精神来找someone like you还是死掉,是想都没法想的问题。” 结果,我的朋友Charles半夜忽然给我发来一条微信,他说,他细数了他的那些candidates,想象其中任何一个跟别人在厨房一起洗个菜或者在沙发上一起吃个橘子,都不会嫉妒到发抖。至于她余生要跟别人一起过,他也觉得没什么所谓,他问,我是不是没有爱的能力?

 

他竟然叫她们candidates!他以为自己是皇帝嘛?但Charles这个人,热心善良,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没听过他说,啊,我无药可救爱上谁谁了(哪怕是男的)。我唯一听过他说爱,是上个月,他忽然跟我说,Jane,我准备再去一次肯尼亚,我爱长颈鹿,我真爱它们。他还跟我说,一个人要把非洲、南美和亚洲都去了,万一未来女朋友不喜欢那些地方,我就趁着单身走一遍。他说的时候挺真诚的,也不算是浪漫情怀完全泯灭。可是,他说他失恋不超过2星期就痊愈,30多岁了,依然还没真正因为爱情难过过。他还说,我是金牛座啊,我的世界是rule构成的,规则!有试用期,是积分制,一旦那个姑娘做了一件不符合心意的事,就在内心默默地扣一分,扣到最后,就跟她坳断了。哎,遇到我这种谈起恋爱就爱屋及乌,喜欢发光发热的人,总是不太理解这样的逻辑。只要不是原则问题,难道不应该是,他做了一件不符合我心意的事,我就主动去了解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或者告诉他,你这样,我会不开心,但是你非要这样,我也会帮你收拾嘛?

 

积分制度其实是种病态。他又说,爱是人类无用的超能力,无法与他的rule兼容。他大概是还没遇到那个人吧?我很迷惑。我问,那你不会为爱的人挡一颗子弹的吧?我就会哎!他说,会也是出于责任和道义,个人英雄主义以及要体面吧?他说他就是这样的人,没有纵情的天赋,就好像酒精免疫一样,喝多少都没得醉。Charles最后问我,如果找一个同样的“爱免疫”,以后互相默契,配合生活,是一个杯具嘛?我想了想,他这样担心,其实是还没完全残疾,他也认同,爱真的是没有rule的,上课都教不会的。真正“爱免疫”可能不会有这觉悟。也许是人格里有厚厚的“铠甲”,不肯失控,所以拒绝尝试。一次都没有,肯定是种缺陷。我见过酒量很好的,但人类一直喝下去,总是会醉的。

 

30多岁,就算没遇见那个百分百女孩,也应该明白,化学反应这件事情,其实是很难设定也总是变化莫测的。好像love actually里,成天与文字打交道的英国作家,可以爱上只会说葡萄牙语的姑娘。气氛是可以拧转的,是可以从“没什么”到“眷恋”的。如果人格里有“铠甲”,百分百女孩遇到积分制,也不会永远都体面。爱是没有rule的,就好像400年来都在餐厅里一个人吃饭的都敏俊教授可以把饭搬到客厅的茶几上来吃。可以受伤以后从此掌控一切,可以尝试以后失望至极,也可以失望至极以后报复社会,甚至可以过分自恋,但是不要浅尝即止。

 

现实生活中,一部分人是极度理性的,他们不喜欢天崩地裂的感情,但理性不见得是冷酷。我见过不少理性的暖男,不会甜言蜜语,不喜欢戏剧化的人生,但他们依然认为爱情是非常重要的事,会妥协。事实上,木讷理性的人,更善于为爱情预埋浪漫。我总是爱慕那些超级忍者的。J.D.塞林格在《破碎故事之心》里写道:“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爱的模式,是千千万万的,有些是回避的,是迂回的,是不敢的,是身着铠甲的,但爱的本质,其实是忍耐。

 

是软弱,是不怕醉,是放下自己。想像一下,哪怕想像一下TA跟别人在厨房一起洗个菜或者在沙发上一起吃个橘子,就会嫉妒到发抖,能狂躁地捏碎水杯,我们一辈子,能拥有过这种情绪,是爱情赋予的大恩大德,是30岁之后越来越少的情感资产。

 

我祝Charles,有朝一日,“爱上一个人,突然有了软肋,又突然有了盔甲”,been there, done it.哪怕一次也好的。

文章摘自微信号:Hi Jane


首页 - 中欧基金 的更多文章: